“嘶!”

重重地砸在地上,林逸疼痛地倒吸冷气。

接连两次使用破空符,两次死里逃生。

“这才是真正的死亡历练!”

林逸咬着牙,他才来没有过这种感觉。

被人追杀,稍有不慎,就可能丢了性命。

在林逸的手里,再次出现一张破空道符,不过,这是最后一枚。

而且,林逸也知道,即便不是最后一枚,以他现在的情况,也不可能再催动第四枚。

毕竟催动破空道符,对于神通之力的消耗,非同小可。

而且,破空道符在破空传送的时候,混乱的空间之力,也会被他造成不小的反噬伤害。

“嘶!”

再次倒吸一口凉气,林逸强撑着站了起来。

“不能就这样被他们擒住!”

林逸也知道,自己一旦落入到天道宗的手里,那么龙武门将会遭到致命性的打击。

“嗡嗡……”

这时候,林逸的角符震动。

神念之力扫视其中,是姐姐传来的元神讯息,让林逸往东面逃!

林逸再次运转周身的神通之力,朝着东边飞了出去……

不过,身负重伤的他,速度明显变慢了不少。

而后方,天道宗那两人,速度确实不减反增。

这两人,都是将速度施展到极致,他们也知道,迟则生变。

这一次,吴天道有着明确的交代,第一选择,就是擒拿林逸,如果没有办法擒下的话,就直接杀了。

一路狂奔,同时元神之力散发开来,在这片天地之间,搜寻林逸的气息。

一刻钟之后,他们便再次感应到林逸的气息。

“就在前面四百多里的地方!”那名二转武神,沉声说道。

“嗖嗖……”

当即,这两人,便是化成两道流光,朝着同一个方向,疾射而去。

不多时,林逸便是再次感应到,那股极度熟悉的危机感再次降临。

他回头一看,果然,在后方的天空之中,两个黑点,由远而近急速飞来。

不多时,那两人,就来到林逸身前。

“二世祖,你再逃啊!”

“你不是有破空符吗?继续催动破空符啊!”

那名一转武神冷笑讥讽,同时在他身边,那名二转武神则是屈指一弹,一缕大道之力飞出,在这片虚空之中弥漫开来,形成一片结界,欲要将林逸镇封在其中。

“想要抓我?没门!”

林逸冷笑,咬着一口血牙,随之他再次催动了道符!

钻心般的痛苦,从他的四肢百骸不断传来,甚至,因为过度地消耗,他周身的血肉,已经变得极为脆肉。

在空间之力绞荡生出的同时,他的肌体之上,一条条血痕崩裂出现,鲜血如箭一般喷溅而出。

不过,他还是催动了这枚破空道符。

这张破空道符,乃是林晨炼制,并且以林晨体内的大道之力孕养。

所以,这张道符的力量,自然不用赘言。

“嗤嗤……”

破裂的声响传来,瞬息之间,那名二转武神所布置的结界,便是直接被撕裂。

林逸再一次借助破空道符逃走!

数个呼吸之后……

“砰!”

沉闷的声响传来。

林逸重重地砸在地上。

口中鲜血不断涌出,同时他周身,密布的一条条伤痕之黄色视频下中,鲜血也是不停地渗出,将他所淌的这片地面,几个呼吸的时间,就染得通红。

林逸匍匐在地上,他的伤势实在太重,而且体内的神通之力,也近乎耗竭。

此时,他已是没有办法再逃,甚至连起身都无法做到。

如果,天道宗的那两人再次追来,那么林逸也再无任何办法!

不过……林逸心里已经有了决断,那就是决不能落在天道宗的手里。

如果天道宗的那两人再次追来,那么再被这两人控制之前,他会用尽体内最后的一丝力量,自斩生机!

数个呼吸之后,果然,两道身影飞掠而来……

林逸的心里,已是绝望!

他正打算自斩生机,一道熟悉的声音宛若天籁。

“弟弟!”

是林蕊!

“是姐姐!”林逸如释重负。

他以为是天道宗的那两名武神追来,因为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神念之力再去查探来人是谁。

不过听到这声音,他就知道,是姐姐来救他了。

“小逸!你怎么伤的怎么重?是什么人所为?”尧九凤一挥手,一股温和的力量,便是将林逸包裹,旋即将他扶起。

林蕊从身上取出疗伤的丹药,让林逸服下,“小逸,你先进入我的洞府。”

林蕊也有自己的独立洞府,这是林晨给他炼制的。

不过,这种洞府,等级并不高,远不能和玄冥洞府相比。

毕竟林晨的炼器造诣,还远远没有达到那个层次。

就在此时,天道宗的那两名武神,已经飞了过来。

他们看到了林蕊和尧九凤,面色为之一变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追杀我弟弟?”林蕊盯着来人,冷声喝问道。

那两人目光闪烁,并未回答,转身就要离开。

“想走?没有那么容易!”

尧九凤冷笑一声,闪身而出,同时她一掌拍出,一只寒冰大手,绽放出湛蓝色的光芒,出现在虚空,同时朝着那两人镇压而去。

天道宗的那两名武神,皆是面色大变,他们都知道尧九凤的厉害,不敢和尧九凤正面交锋。

然而,尧九凤出手竟是如此迅疾凌厉。

这两人,只能够匆促抵挡。

那名道藏二重境的武神,双手挥动,金色的大道之力狂涌而出,形成一个金色的圆球。

另外一人,则是祭出一座鼎炉,雄浑的土之大道气息不断喷薄而出,鼎炉之上,一条条神纹垂落,形成一方结界,将他护在其中。

“轰!”

一声巨响。

尧九凤的大道之手,拍击而下。

那个金色圆球,瞬间崩裂。

同时,这尊鼎炉,其上亦是裂开一条条缝隙,被拍飞到一旁,砸在一座大山之上。

这座大山,轰然爆开,山体坍塌,地动山摇。

那两名天道宗的武神,同时倒飞出去,大口咳血。

尧九凤再次出手,她纤纤玉手,散发出袅袅寒气,如冰凤一般,在空中盘旋,朝着那两人缠绕而去。

不过,就在同时,另外一边,一股炽热的气息袭来,和尧九凤的大道之力,径直地撞击在一起!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