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,既然金兄坦城相告,那这件事情就算我一份。”

罗千兵沉声说道。

“千兵兄果是爽快,相信不久之后,鬼脸侯之名便将名震七国。”

金不换笑道。

这么一说,罗千兵也不免哈哈大笑起來,然后问道:“那么我们具体是要做什么事情呢。”

金不换便道:“很简单,其一,是暗中拉拢势力,如今阴尸宫本就元气大伤,以千兵兄的名望必定能够拉拢足够多的人马,以此削弱司空邪主的势力。”

“这倒不是什么难事,能够拉拢的人我都能拉拢过來。”

罗千兵点着头。

“不能拉拢的也要试着拉拢,若需要什么帮忙,尽管跟我说。”金不换说道。

“这是自然,必有金兄能帮得上忙的地方。”罗千兵说道。

“至于其二,那就是地图。”

金不换沉声说道。

这话一落,李默三人心头又是一跳。

“地图么……”

罗千兵微微眯了下眼。

“阴尸宫的入口据说设有千幻迷迭阵,需要有领路人才能进入,而领路人手持的引路灯是唯一可以引导正确路径的玄器,但这些玄器都被严密的监管着,要想弄出來不容易,那么要想顺利进入这里就只有得到阴尸宫的建筑图纸了。”

金不换说道。

“金兄对这里的了解真是比我想象中更深呐,果是沒少花力气,正如你所言,确实有着地图的存在。”

罗千兵轻赞一声。

金不换笑道:“酆邪王赐我邪侯之名可也不是摆设啊,不瞒千兵兄,这些年为了探听情报我可是沒少花力气啊。”

一顿,他又道,“听说知道地图所在的只有少数高层人士,那么千兵兄应该就是其中之一吧。”

罗千兵微微一笑道:“金兄说起这事情倒是巧了,因为地图就在你我的脚下啊。”

“脚下。”

金不换目露惊讶,“这楼层的法阵尽在我感知之内,这脚下莫非还有隐秘。”

罗千兵笑道:“别说金兄,就算是酆邪王來了也不见得能够察觉到这里的蹊跷啊,这里的阵法乃是上古时代就失传的碎裂阵,此阵可是分裂成无数碎片,暗藏于这复杂的楼层法阵中,一旦启动,阵法则可以瞬间聚合。”

“竟有如此法阵,今日务必让老朽开开眼界。”

金不换立刻说道。

这时,李默三人亦是暗喜不已,果然之前的判断是沒有错的,只是对方将地图隐匿了起來,而现在却是撞了大运,或可有一睹地图的机会。

这时,罗千兵却摇摇头道:“要召出地图不难,但问題是地图被司空邪主以千邪之力束缚着,凭你我之力可是无法打开啊。”

金不换却笑了起來,他傲然说道,“酆邪王早料到司空邪主有此一手,因此赐了我一缕王者之气,有此气在足可破了束缚。”

“看來酆邪王真是想得周到。”

罗千兵惊讶着,同时眼中流露出几分庆幸。

如果金不换刚才出手还击的话,那他可是承受不住后期境界的气息一击啊。

话落,他便二指一并,指上凝聚着一圈光泽。

待到光泽大亮之时,他又一指斜点在地上,便见光泽一下子化为无数道流光在楼层里飞窜,毫无规律的坠落在地。

紧接着便见到楼层各处出现了无数闪光,一枚枚好似鳞片般,然后高速的顺着地板移动,一瞬聚集在了楼层中心的地方。

紧接着,中心的地面上暴散出浓浓光泽,接着便见一个尺长的光匣分离了出來,悬浮在离地丈余的地方。

但见光匣上游离着一缕缕乌黑的气息,整个楼层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來。

这时,早准备好的金不换二指一点,一缕黝黑的光泽从指头间释放出來,重击在光匣上。

顿时间,两股气息同时消失不见,与此同时,光匣上暴散浓郁的光泽,一副立体的地形图慢慢铺摊开來,直到完整的呈现在二人眼前。

这时,李默三人都将感知催动到极点。

这自然也是极为凶险的事情,如果被二人发现,那么三人是逃都逃不掉的,但是这却是三人获悉地图的唯一机会。

不过所幸的是,此刻金不换二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地图上。

这地图并不仅仅是一张简单的立体地形图,其中还包含了整个阴尸宫各个法阵的构造图,可以说有了这张图便可以在阴尸宫里畅通无阻了。

当然,这里面还有着一块漆黑的区域,那里是司空邪主所住的邪灵山。

一会儿工夫,金不换便将整个地图记了下來,然后罗千兵这才将地图封上。

接着二人这才出了楼,过了好一会儿,李默三人这才沿着缝隙慢慢下行,等到回到三层楼的时候天都已经蒙蒙亮了。

三人直接到了外城,并沒有返回烈火教铸器院。

要知道炼制大鼎是何等繁琐之事,自然容不得任何人打扰,所以即使三人不在屋中,也不必担心有人过去检查。

一到了外城,李默立刻联络单传经等人,不多时诸人又在小巷子里汇合了。

待到李默将打听來的消息说罢之后,众人直是大吃一惊,差点沒有叫出声來。

自昨天分散之后,三路人马耗了一整夜时间在情报收集上,但是收获甚微,要想打听到关于入口和出口的情报简直难于登天。

众人也想着李默三人虽然成功潜入了内城,但是要想获得地图的资料怕也是非常困难。

但哪里知道如今三人一晚上就收集到了令人震撼之极的情报,鬼脸太岁的身份,食鬼道的图谋还有地图资料,每一件都能够引起轩然大波。

好一会儿,众人才平息下心情,拍拍胸口,仍为这消息而震惊不已。

“这么说的话,这一次食鬼道也是要倾巢而动了,那么酆邪王和四大邪侯只怕也都会到这里。”

单传经神色凝重的说道。

“若真这样那可就麻烦了,我们三大宗派集合起來的阵容虽然强大,对付阴尸宫绰绰有余,但如果再加上食鬼道的话……”

俞西林说着脸上已满是忧色。

想着这么多邪道齐聚于此,那心头直是冷气直冒。

“这么说,我们推迟这次围剿计划了。”

郦青青说道。

“不,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剿灭阴尸宫,这场围剿行动绝不会因为事态而改变,相反,如果做得好,那么很可能将食鬼道也一并歼灭。”

单传经一握拳头。

李默点点头道:“传经师哥所言极是,食鬼道的到來对我们而言确实有所威胁,但如果能善加利用的话,却反倒能够助我们一臂之力。”

“殿下的意思是……”

俞西林立刻问道。

李默微微一笑道:“食鬼道想要趁这机会吞并阴尸宫,其计策无非里应外合,首先利用金不换和罗千兵招揽人马,这样一來至少可以将阴尸宫的势力削减近一半,接着,待到食鬼道的人秘密进入阴尸宫,罗千兵二人举旗投靠,到时候阴尸宫怕就是兵败如山倒的场面。”

众人仔细听着,都点着头。

这时,李默话锋一转道:“但是,如果事情不如酆邪王这么盘算呢。”

“殿下的意思是让他们两虎相斗。黄色污视频软件

单传经眼睛一亮道。

李默声音一沉:“沒错,司空邪主岂会坐视阴尸宫被吞并,若然知道这事情那么可就热闹了。”

“确实,无论酆邪王还是司空邪主那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啊,让他们两个斗起來,若两败俱伤,我们在來坐收个渔翁之利便可将两大邪道组织剿灭。”

单传经直点头道。

“但是,要把消息传到司空邪主耳朵里只怕也不是易事啊,那罗千兵在这里势力庞大,耳目众多,一旦消息走漏只怕引起更多的变数。”

俞西林琢磨着。

李默含笑说道:“确实,关于这事情有点棘手,不过我倒是有两个合适的人选。”

“殿下是说罗刹老祖和七煞老魔。”

郦青青明白过來。

李默笑道:“正是,只有这二人不会走漏风声,而且他们也是最有资格接近司空邪主的人。”

“这两个老魔头虽然久不出世,但却都是狡猾阴毒之辈,和他们接触的话太过危险了。”

单传经担忧道。

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总之这事情就交给我來办。”

李默正色说道。

“殿下,这事情太过危险了,一个弄不好……”

单传经大为担心。

“传经师哥放心吧,我自有分寸的。”

李默微微一笑,然后又道,“对了,地图方面我会尽快完成绘制,到时候再交过來。”

说罢,他便带着二女匆匆离开了。

待到三人一走,俞西林便慨叹一声道:“今次老夫是真个服了,怪不得殿下能够在申屠煞血的手中取得天门权杖,能够在阎魔的手下生还,如此胆魄,如此智慧真是让人钦佩啊。”

“是啊,所幸这次有殿下陪同,否则的话岂能这么快就得到如此重要的情报。”

郦青青也慨叹道。

“好了,都别感叹了,我们也有正事要做,现在老夫要立刻设置阵法将消息传到外面去,你们继续去收集情报,阴尸宫有多少人马,如今來的邪道又有多少人,修为高低,实力强弱都需要探听得清清楚楚。”

单传经肃然说道。

诸人便都点着头,快步离去。

待众人走了,单传经神色更添几分凝重,自言自语的道:“两虎相斗虽是好事,但是这些邪道魔头心机一个比一个深,是否能够如愿剿灭两大邪道尚是个未知数啊,甚至一个不好,可能令我们三大宗派陷入天大的危机中。”

“那师哥,我们要怎么办呢。”

旁边一个老者问道。

“我们只有将消息传出去,至于如何决断那就看天王的了。”

单传经沉声说道。

接着,三人也快步离开巷子,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