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云少府吃了这么大的暗亏,必定是要寻机会找回颜面的,若只是这样倒也罢了,怕就怕他下毒手,到时候留下一桩无头公案。”

元长寂沉声说道。

“这云少府嚣张跋扈我已看不过眼,沒想到居然还是个如此心狠手辣,残害同道之辈,要我说,咱们干脆跟他挑明了。”

庞公明冷哼道。

“不可,这样一來他岂不更会狗急跳墙。”肖烟雨直是摆着手。

眼看三人讨论着皆是眉宇难解忧虑,李默便道:“眼下事态即成了这样子,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,而且既然知道云少府有此能耐,便要注意他的一举一动,他若行事多少也会有所征兆的。”

“弟弟说得是,总之咱们谨慎为上。”

肖烟雨道了句。

如此,一行人便离开大厅,辗转來到了东边的别馆区,三大宗派因为要长久逗留在此,因此早就在岛上找了住处,而且有诸多空宅,李默等人正好住下。

夜幕降临的时候,海神门派了人过來将众人请进了内城。

海神门的主城围绕着这岛上最大的岛屿建造而成,山势挺拔,建筑也顺着山势攀升,内城便占据着岛屿的至高点。

待诸人抵达内城时,便见到和外城大不一样的景观,处处都是海底的奇景,遍地的珊瑚七彩发光,缤纷的小鱼肆意畅游。

自然,李默等人一眼就看出这些无非只是倒影罢了,是利用设置在海底的法阵将景象投影过來,虽然道理简单,但是在内陆难以见到的美景,一路走來如在海底行进,却也别有一番乐趣。

待抵达大殿之时,这里早是灯火辉煌,诸大宗门派早早的到了。

见到三大宗派一行过來,诸宗都纷纷起身行礼,前排的一大片位置都是空着的,显然是留予诸人的。

而让人意外的是,那云少府却是早早到了,此时正大刺刺的坐在左排第一的位置,一脸不怀好意的盯着李默,就好似一只猎鹰盯着猎物般。

见到云少府这表情,众人都心头一沉,但谁也沒有露出半分异态。

肖烟雨甚是喜欢苏雁几女,拉着她们坐在身边,李默则被庞公明热络的拉到旁边坐下,而魏酒泉和元长寂倒甚是合拍,坐着便小声议论着他人不知的陈年往事。

待坐下后,便有海神门的门人送來果盘食物之类,皆是海底奇珍。

“有意思,这尤宗主可不是个大方的人,今个这么多山珍海味送上來,看來这场宴席便不是这么简单啊。”

庞公明捏起枚果子,笑道。

“无非为钱而已。”

元长寂拂须说道。

“那倒也是,这海神门啊就是吸金窟,巴不得咱们都把钱全丢在这里。”

庞公明笑了笑,又朝着李默说道,“李小弟放心,那云少府有我盯着呢。”

“多谢庞师哥了。”

李默微微一笑。

虽然元长寂说出的蝶翼谷往事确实耸人听闻,不过,他并沒有将云少府放在眼里,自然也不会有任何担心。

不一会儿,便见一行人从内廊赶了过來,走在最前面的一人是个富态老者,脸圆肤白,面带笑容,看起來和蔼可亲,而那笑成线的眼缝中又透出几分精明來,此人正是海神门宗主尤摘星。

“云老弟,肖宗主,元老……”

尤摘星一边走一边笑着打招呼,诸人自也都站起身來迎他入座。

“诸位都贵宾,快快请坐。”

尤摘星笑着坐下來。

待诸人坐下后,他便微微一笑道:“诸位都是眼熟耳熟的贵客,按理原本就该好好宴请一番,只是岛上事务繁忙,一直沒有时间,还请诸位见谅。”

众人便都笑了笑,大家心里都有数,这区区小岛还能有多少事务,这尤摘星今次设宴必定是有目的的芒果黄色视频

“來人,上菜。”

尤摘星一摆手,便有门人过來,依次送來佳爻。

泛着奇光的鱼卵,片片如玉的鱼肉,插着根吸管的鱼头……一样样都是海底珍品,比起之前果盘所盛之物价值更要高出不少。

“黑背鱼卵、银玉鱼肉、霜星鱼脑……都是价格不菲之物,这尤摘星可真够下本钱啊。”

庞公明嘀咕了声。

李默也微微颔首,目光在一样样食物上扫过,颇为希奇。

要知道这些东西都是难寻之物,也只是在记载中看过,而且有几样已经绝迹了,在现世是根本不可能遇到的。

这时,元长寂拂须说道:“尤宗主可真是大方啊,这些可都是不多见的珍品。”

尤摘星笑道:“诸位乃是本宗的贵客,自然要用极品的美食來招待了。”

话落,他又深邃的一笑道:“当然,今次除了请诸位來享用这美食之外,还要请诸位來共赏一物。”

“狐狸尾巴这么快就露出來了……”

庞公明低笑一声。

但听尤摘星拍拍掌,殿外的空地上突有一根根阵柱缓缓冒起,构造成一个八角形的阵法区。

“投影法阵。”

李默微微一眯眼,认出阵法。

这时,随着阵柱散发着萤萤的光泽,其间便呈现出些许影象來,幽幽蓝蓝的似是海水。

紧接着,便是一根根巨大的石柱,其上雕刻着复杂的阵纹。

再朝里,却豁然是一头水龙。

那水龙通体鳞甲湛蓝,一双眼睛却如碧珠般散发着绿光,头上龙角曲弯,散发着粼粼光泽。

在人类历史的记载中,龙皆和凶猛联系在一起,但是这头水龙眼神幽幽的透着温柔和天真,一眼看上去便如同一个柔弱的女子般,非但沒有任何攻击性甚至能够惹人怜惜。

以至于一眼看到,不少人便心头动容。

“碧眼水龙。”

云少府则豁地站起身來,眼睛睁得大大的,流露着贪欲。

李默和龙嫣则迅速对了下眼神,这碧眼水龙是水龙一族中的小型龙种,体长不过几百丈,性情温顺,甚至还是食草动物,可以说是沒有攻击性的罕见龙种。

其生活在海域深处之地,历史上极少有记载,不想却在这里见到了。

“云老弟好眼力,正是碧眼水龙。”

尤摘星拂拂长须,一脸的得意。

这下殿里热闹起來,诸人都在小声议论,谁也沒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碧眼水龙。

这时,尤摘星笑着说道:“此龙是在本宗人在附近海域巡逻之时意外发现的,无需动手擒它,这东西居然看着人就粘上了,记载中说它性情温和还真是不假,现在把它关在笼子里,它才知道着了道,一天眼泪汪汪的想要人把它放出來,但是又怎么可能呢。”

说到这里,尤摘星哈哈大笑。

宗派里其他人也都笑了起來,一个个面带讥讽,笑着水龙太傻。

龙嫣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厉芒,李默微微摆了摆手,示意她冷静,他很清楚她愤怒的原因。

那碧眼水龙并无害人之心,而且历史记载中曾出现过有人遇到海难,而被碧眼水龙救起的事情,引人传颂。

但是,显然这尤摘星并沒有打什么好主意。

而且,若仔细看这景象,碧眼水龙身上有着不少的焦黑的痕迹,只怕是因为触碰到了牢笼的阵法而被攻击到的结果。

他便朗声说道:“这碧眼水龙性情温和而从不伤人,甚至在历史记载中有救人的事迹,可以说和其他凶猛龙种全然不一样,尤宗主将它关起來不知意欲何为。”

尤摘星笑道:“这位小兄弟对碧眼水龙还是有些了解的,不过,猪也不伤人,但咱们养起來干嘛,当然是吃,这水龙也是一样,无论它伤不伤人,那就是一只禽兽罢了,心存悲悯,那是妇人之仁呐。”

话一落,肖烟雨便肃然道:“尤宗主这话我却不能赞同,龙岂能和猪相提并论,此乃大智若人之灵物。”

“肖宗主菩萨心肠,让人钦佩啊,不过,本宗主就是一个生意人,可沒那么多慈悲心肠啊。”

尤摘星大笑起來。

“尤宗主,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,你今日把咱们都请过來,展示此物,是不是想要拍卖此物啊。”

云少府此时说道。

“云老弟果是聪明人啊,沒错,本宗就是想拍卖此物。”尤摘星笑道。

“那可太好了,这碧眼水龙沒什么攻击性,即使驯服也无法成为优秀的作战武器,好在这东西一身是宝,若得此物,食内丹血肉,必能大涨修为,更能以龙骨龙筋之物炼成绝世天器。”

云少府一脸狰狞的笑着,那眼睛就盯着李默,又邪笑道,“当然,有些慈悲心肠的人,可能想着放生此龙,我想为了避免它被宰杀这结果,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买下此物吧。”

这一说,不少宗派的人倒是小声议论起來,脸上贪欲极重。

“这可恶的家伙,居然在这里煽风点火。”

庞公明脸色一沉。

李默自是心头明白的,云少府如此挑衅无非就是想扳回一局。

当然,若是拍卖,他是一点不会怕云少府的,能败他一次,就能败他第二次。

这时,尤摘星却是摆摆手道:“云老弟,你事情只说对了一半。”

“一半。”

云少府扭头回望,有点不理解。

尤摘星便朝着碧眼水龙一指道:“你看看这龙的腹部。”

诸人便都仔细望去,但见这腹部似有些微微鼓涨,然后便有人大叫一声道:“这母龙有孕在身。”

诸人顿时又吃了一惊,这事情是众人又万万沒想到的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